• Joanne Hsieh (MissyChiao)

瞧瞧藝術 ChiaoxArt|鏡頭前後:模特兒/攝影師 Bryce Anderson 的新性別力

Updated: Apr 19

文 Text|謝蕎安 Joanne Hsieh

圖 Image Courtesy|Bryce Anderson

部分原文刊登於 Vogue Taiwan



來自長灘(Long Beach, California)的 Bryce,帶著南加人的熱情,年僅十八歲的他笑起來像個孩子,舉手投足卻帶著優雅穩重的氣質。他燦爛的笑說:「我從小就夢想能被 VOGUE 專訪!」。


Photo by Bryce Anderson


Photo by Bryce Anderson

年紀輕輕就達成人生夢想之一的他,今年(2019)還達成了另一個夢想:第一次參加巴黎時裝周,就替自己最愛的品牌 Maison Margiela 走秀。「 我的家人跟經紀人都瞞著我,直到我要出發去巴黎兩天前才告訴我這個消息,因為他們知道那是我從入行以來就想要走的 dream show!」。

當天他遇見他的偶像 John Galliano,「感覺太不可思議了!而且當時安娜 · 溫圖(Anna Wintour)穿著一件超美的藍色大衣,只離我幾步之遙!」Bryce 興奮地說。

「另一個難忘的經驗是替一位女裝設計師走秀,而我是那場秀上唯一的男孩,穿著那件獨一無二的套裝走上伸展台,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擊破了所有社會框架,這正是我一直以來想做的。」


前程似錦又開朗的他,從幼稚園開始卻因為帶有女性氣質而受到其他小朋友霸凌。「小朋友會對我說 “you are gay!” 我覺得我只是做自己,為什麼他們要用“負面”的語氣說我是 gay? 所以我到青春期時超沒安全感,也不喜歡說話。」

高中時,一位同學請 Bryce 當她攝影作業的 model。「起初我很猶豫,但我很慶幸我答應了,因為我完全愛上那個過程。在拍攝過程中我可以逃離現實,我可以是任何人。」


模特工作讓他漸漸走出自我,不再是十五歲時那個充滿不安全感的他。熱愛攝影藝術的Bryce說,「目睹每位攝影師,彩妝師,髮型跟造型師的創意過程,並且由我來演繹,真的很有參與感!最重要的是因為這些過程,我更懂的愛自己。」



Vogue Taiwan 2019年四月刊 #MePeople. Bryce Anderson, Massima Desire and the Fly Twins.


我崇拜藝術家,因為即使是嚴肅的社會或政治議題,他們也可以透過創造美好的事物來探討而不需要訴諸暴力。


Photo by Bryce Anderson

有次 Bryce 看了具代表性的藝術家兼攝影師欣蒂 · 薛曼(Cindy Sherman)的回顧特展。「她的作品批判媒體加諸在女性身上的形象枷鎖,這讓我得到很大的啟發。所以我也開始學習攝影,我從佈景到服裝,把自己打扮成各種樣子來拍照。我崇拜藝術家,因為即使是嚴肅的社會或政治議題,他們也可以透過創造美好的事物來探討而不需要訴諸暴力。」

他開始架設相機,為自己畫上各種妝容,在鏡頭前演繹各種不同的身份,他深受時尚歷史、經典攝影,以及各年代女性流行的造型及妝容影響。七零年代,畫著 Tiwggy 眼妝,戴著珍珠耳環和手套的精緻女人;九零年代,物質豐富,穿著套裝,卻缺乏精神食糧的無聊家庭主婦,都是他悉心揣摩的角色。


「自拍是一種終極的瞭解自我的方式,但同時你也製造出一個內在的敵人,讓你覺得必須遮掩自己的瑕疵。我拍照一陣子之後停止這個自拍的創作系列,讓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:這個系列讓我得到藝術性的抒發,跟手機自拍完全不同。這是讓我認識自我的方式,是非常私密的經驗。」


“Selfies are the ultimate self-bonding experience but in some way creates an inner enemy where you feel the need to compensate for your flaws. It got to the point where I stopped taking them and it was such a refreshing feeling; self-portrait exercises enabled me to express myself so much better than a cell phone picture. I started taking self-portraits as a way to learn more about myself. It’s an intimate thing.” -- Bryce Anderson.


Photo by Bryce Anderson

Image courtesy Bryce Anderson

「大概五個月前我開始創作自拍系列,我腦子裡有很多想法,後來覺得何不由我自己來拍攝?這不是我計劃中的事情,但我逐漸地愛上了攝影。有點像是把腦中的畫面畫出來畫,但是更容易達成。我的靈感大多來自七零或九零年代的時尚攝影作品,因為這些時期的時尚照片有種真實的藝術境界,真實的一瞬間被記錄下來,我很愛那種感覺。因為開始這些 self-portrait 的系列之後,我發現有好多藝術家運用這種方式傳達性別意識。像 Claude Cahun (超寫實主義時期的攝影師,以亦男亦女的自拍系列聞名)或是 Cindy Sherman 都是經典的例子。」


“I started shooting self-portraits about 5 months ago after the desire to create a concept I had in mind and bring it to life. I had so many ideas of photos I wanted to produce and I figured why not do them myself? I never planned to do photography but I slowly fell in a deep love for it. It’s a lot like painting an image you have in your head but being much more resourceful. I get most of my inspiration from 70’s and 90’s fashion photography, as there was this feeling of pure artistry and just real moments captured and I adored that.

Lately, as I have gotten more into self-portraits I have discovered so many self-portraits by artists like me who like to venture down the road of gender expression and how it can evolve and become such a beautiful thing. Artists like Claude Cahun and Cindy Sherman are great examples of humans capturing how they view themselves and the world through an intimate photo session.”


自拍是我的藝術和自我表達的方式。他們傳遞性別和時間一樣是流動性的。

"Self-portraits are my art and way of expression. Over time they became my example of how gender is non-linear like time."





Photo by Bryce Anderson
每個個體都應該受到尊重,不管他/她跟你有多不同。

女權及性別平權仍是目前社會當中沸沸揚揚的話題之一,而這你我在網路上唇槍舌戰的「話題」,卻是許多人日常生活中時刻要用身體、甚至性命去為自己抗爭的。.

在美國,傳統稱謂 ”He" 或 "She", 已不足以代表多元性別中的其他性別,因此多了 "They" 這個稱呼。我也是直到四、五年前才接收到這個知識。雖然模特外表光鮮亮麗,即時在最開放先進的「時尚圈」中,仍有性別刻板印象。 Bryce 便提及試鏡時有時廠商會困惑,或是用不耐煩的口氣問「boy or girl?」


Bryce 對於自己的性向非常大方的分享:「我之前有服用女性荷爾蒙,因為當時我想成為女孩。後來我接受了我原本的樣子,因為發現自己並沒有想要放棄男孩的特質。我很喜歡現在的自己,既是男孩也可以是女孩。我知道有太多人因為性向而被霸凌、憂鬱,甚至自殺... 我們要學會用同理心對待彼此,這個社會才會健康,才能進步。每個個體都應該受到尊重,不管他/她跟你有多不同。」

在 2020 來臨前想達成哪些事?Bryce 充滿熱情的說:「除了想繼續畫畫跟攝影,我會不斷努力,希望有天能和大品牌合作,利用模特的身份打破時尚圈和整個社會對性別的定義!」










©2019 by ChiaoxArt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