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oanne Hsieh (MissyChiao)

瞧瞧藝術 ChiaoxArt|OK蹦受傷了,Roast Hoggmann 的暗黑幽默

Updated: Oct 23

文 Text | 謝蕎安 Joanne Hsieh

圖 Image courtesy / Roast Hoggmann

洛杉磯 Los Angeles, CA


Everyday Beasts by Roast Hoggmann


"Learning from Death"("死亡筆記"), 2016-17. Oil on framed pane, 13"x11 1/8".

常常在Instagram上“逛”畫展跟藝術家網站的我無意間逛到了Roast 的帳號。第一印象是作品療癒詼諧又有些黑暗。畫家的名字Roast在英文的原意是“烤”(現代也衍生為“嘲諷”或“批判”),Hoggmann 的 Hog 又是野豬,這個名字怪得有點意思,而藝術家的大頭照正是一隻有獠牙的豬。


第一眼見到 Roast, 一頭70年代搖滾樂手的髮型,像有個老靈魂的年輕人,照片看起來會誤認為是難以接近的藝術家,但藍眼睛藏不住孩子似的善良與好奇。他的作品和本人一樣有衝突感,像遊樂園般歡樂的場景,卻帶著隱約的不安。像小朋友的惡夢,糖衣的顏色底下彷彿隨時有潛藏的危險。

Roast :「或許和我的成長過程有關,小時不愉快的時候看卡通是我最大的安慰。所以我用卡通的形式來畫油畫,大部分是畫周遭朋友或我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瑣事。我必須靠自我解嘲來化解生活中的不快,幽默感甚至可以幫助你渡過人生中的重大難關。」


採訪期間與藝術家 Roast Hoggmann 在工作室合影。背景畫作為 " Sweaty Yeti "。(攝影 / Kerry Yang)

像小朋友的惡夢,在糖衣的顏色底下彷彿隨時有潛藏的危險。"Deep Trouble"(麻煩大了), 2015-2016, Oil on framed panel, 21 1/8 × 27 3/4 in.


洛杉磯帶來的靈感

Roast 的工作室/住家位於大洛杉磯正中心 Mid City,近期有不少小型畫廊或是複合式藝術空間如雨後春筍般冒出。百年歷史的公寓建築,西班牙殖民式的白色拱形窗框,老式木頭地板和壁爐,復古氛圍和 Roast 美式風格的創作卻毫無違和感的混搭。來自印第安納州的他,七年前搬來洛杉磯:「那是我第一次真正體驗到藝術和繪畫的多樣性。中西部的藝術環境相對保守,不像紐約、洛杉磯或芝加哥,我在印第安納州立大學讀藝術系時,接觸到的仍是偏向傳統保守的畫風。」


Roast 選擇描繪的是洛杉磯角落真實的市容,而非光鮮亮麗的觀光景色。"Left on La Brea" , 2013-2016. Oil on framed glass 20 × 24 in 50.8 × 61 cm

工作室牆上已經完成和進行中的畫,古怪童趣的內容、繽紛悅目的顏色, 讓人耳目一新。桃紅搭上粉藍,橘色配草綠,這種色譜上的和諧色,看了十分舒服。卡通式的主角,半人半獸或是不起眼,但有重要功能的日常物品,如 OK蹦或是花瓶,都被賦予人性;無論他們在戲水、除草或是在後巷打架,畫家卻是用極精緻細膩的手法和技巧來表達,造成一種吸睛的衝突感。


繽紛的顏色加上生日過後微微的落寞感,讓人耳目一新。“Happy Birthday To me"(祝我生日快樂), 2016, Oil on framed panel .

日常物品都被賦予了人性,標題也玩雙關遊戲。Detail of "Cold Beer"("冷酷的啤酒",細節), 2016。

古典畫風 + 童趣的內容

古典畫框配上現代色,造成新鮮視覺衝突。“Portrait Of The Artist As A Young Hogg (In Sheep's Clothing)”, Oil on framed glass. 2013 7.5”x 6.75”.

這邊所謂的「古典」畫風,是指承襲傳統西洋繪畫中,肖像、靜物寫生、或是描繪主角正在進行某件事的場景。場景又有前、中、後的物理空間配置。然後是媒材:油畫是傳統西畫主流,油畫顏料有多種運用方式,而 Roast 的畫風是宛如梵谷筆刀般層層疊疊的筆觸。我問他為什麼偏好這種畫法?他說:「油畫顏料很扎實,我喜歡它的 “固態感”,可以堆上去再切下來,幾乎可以用雕刻的方式運用。我最喜歡的畫家之一 Wayne Thiebaud 就是我心目中把油畫顏料用得淋漓盡致的翹楚。」

畫油畫的人都知道,等待油畫顏料乾燥的過程需要十足耐心,不難想見這種手法,一幅中型的作品從開始到完成至少要半年。有精細雕花的畫框也是 Roast 親手完成,有些是用古典畫框翻模複製、或古董鏡框的重複利用。古典畫框搭上亮橘或湖水綠等現代色,主題、媒材和手法間的碰撞,塑造出獨一無二的風格。


"Leisure Lizard Lagoon"(愜意蜥蜴海灘),45 1/4" x 57 3/8".

「我喜歡油畫的 “固態感”,可以用雕刻的方式運用它。」"Leisure Lizard Lagoon"(愜意蜥蜴海灘),局部。

無論他們在戲水、除草或是在後巷打架,畫家卻用傳統油畫手法和精細的技巧來表達,造成一種吸睛的衝突感。


《汗流浹背的雪人》
"Sweaty Yeti"(”汗流浹背的雪人“), 2013-16, Oil on framed glass.

《汗流浹背的雪人》("Sweaty Yeti")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亮橘色、有雕花的不規則復古畫框,造成一種新鮮的視覺衝擊。原本住在深山雪地裡的雪人,赤著胳膊、穿著短褲,汗流浹背在自家前院除草。典型南加州的藍天,三兩棵棕櫚樹,橘色的屋頂和橘色畫框相映成趣。


湊上前去仔細看,層疊的顏料竟有浮雕的效果。草地和雪人的毛皮有絨布般的觸感錯覺;而典型洛杉磯式的房屋窗戶,如同玻璃一樣微微反光。Roast:「我那陣子著迷於用顏料展現各種質地,比如草地像絨布,窗戶就要會反光。吉普車上那條銀色的線我畫了好久。這幅畫至少花了兩年半的時間才完成。」大至棕櫚樹的樹幹、小至一根草、或是停在車庫前吉普車的車牌,彷彿可以觸摸,一筆一畫精緻的不可思議,藝術家的執著和追求完美的瘋狂一覽無遺。


一花一草都可以看到筆觸的細節,以及不同媒材加入油畫顏料中所造成窗戶的反光和牆壁的霧面效果。「汗流浹背的雪人」,細節。

無處不在的黑色幽默

Roast 的黑色幽默也體現在作品的雙關標題當中。受傷的OK蹦 “Sticky Victim”,(sticky 在英文中除了 “黏”,也有 “棘手” 的意思 ),不小心撕下來的OK蹦,重複開啟的傷口;擔心受怕被打破的花瓶 “Face Vase (Paranoia)”,("vase",花瓶 );傷心的保險套, “Throwaway Love” ,明知自己是一場愛的證明,卻逃不了被丟掉的命運。或是 “Museum Trip",一隻在美術館,深深被畫作迷住的小象("trip" 在英文中也有嗑藥後在迷幻旅程中的意思)。


"Sticky Victim", 2016, oil on framed panel, 8 1/2"x 6 1/2".

"Throwaway Love"(拋棄式愛情), 2017, Oil on framed panel.

他也常把英文俚語視覺化:例如頭髮被剪壞、只剩下樹樁的樹,標題為 “Making Regretful Decisions” (”令人懊悔的決定“);剩下一半,籽被掏空的牛核果,叫作 "Difficulty Maintaining Relationships"(“不懂得維持關係”)。 這些日常中不足為奇的用品、食物或動物,承載著人人都經歷過的各種情緒,他們臉上的囧表情讓令人發笑,同時也能感同身受他們的無奈與小確幸。

“Making Regretful Decisions", 2019, Acrylic on Bristol 9"x 6".

"Difficulty Maintaining Relationships", 2019, Acrylic on Bristol, 9"x 6".

生活充滿不定數,只能自我解嘲、笑看人生。Roast 的作品中,任何年齡層或文化背景的觀者都可以找到適合的切入點。無論是故事性的內容、幽默的人物、媒材的運用、或是賞心悅目的色彩和畫框。不是嚴肅、晦澀難懂,令人難以進入的概念藝術;也不是浮誇、討好大眾打卡的裝置藝術。Roast 將繪畫還原其純粹本質:它是妝點在家中牆上的物件,讓一個房間有了亮點;有搞笑漫畫一樣逗你開心的內容,那些畫中的怪獸們就像你的朋友,他們過著平常人的日子,喝啤酒、除草,偶爾去美術館走走,享受藝術給生活帶來的微小美好與震撼。


"Waiting to Die"2019. Acrylic, ink, crayon, and colored pencil on Bristol 11” x 9”.

"Museum Trip"(美術館之旅), 2017-18. Oil on framed panel, 42 1/4” x 37 3/4”.


©2019 by ChiaoxArt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